其中激情仍动人心魄

2018-07-14 07:28:11 来源:网络

[摘要]金天翮的《女界钟》被认为是“中国近代第一部阐发女权理论的专著”。重读前贤文章,其中激情仍动人心魄。

近代中国女权启蒙之父金天翮

女界沉沉黑暗中,光明一线请君通;

凿开混沌慈悲愿,佛力无边是大同。

灿烂庄严救世文,一枝铁笔扫妖氛;

钟声撞到铿然处,震起婚姻革命军。

重男轻女判尊卑,提倡平权有几人;

愿代同胞二万万,买丝绣出自由神。

1903年,《国民日日报》发表了《读〈女界钟〉》一诗,激赞该书,而《女界钟》的作者正是金天翮(音同合)。

金天翮是近代“诗界革命”的代表人物,上世纪30年代,他与章太炎、钱基博(钱钟书的父亲)、唐文治并称为国学四大师。金天翮后半生致力于“教育救国”,柳亚子、杨天骥(费孝通的舅舅)、范烟桥(著名词作家,《夜上海》的作者)、金国宝(中国统计学之父)、严宝礼(《文汇报》创始人之一)、费孝通、王欣夫(文献学家)、顾廷龙(古籍版本学家)等均出自他的门下。

金天翮曾被推为“女界之卢骚(今译卢梭)”,他的《女界钟》被认为是“中国近代第一部阐发女权理论的专著”。遗憾的是,如今知道金天翮的人已不多。

“我将为君一拳槌碎黄鹤楼,君为我一脚踢翻鹦鹉洲,快哉快哉,迷信去而后压制去,压制去而后文明国自由民出现于中国。”重读前贤文章,其中激情仍动人心魄。

会写诗还会养蚕

金天翮,原名懋基,又名金天羽、金一,有时以字行,则为金松岑,他还有很多笔名,如麒麟、爱自由者、天放楼主人等。

1874年,金天翮生于江苏苏州的同里镇,家甚殷,族内有诗社“学吟社”,故他从小便喜吟诗,12岁被父母送到吴江诗坛名流顾询虞门下。15岁时,友人给金天翮的爷爷送了一柄团扇,金天翮在上面填了一首词,顾询虞看到后,斥责说:华而不实,小小年纪不应专注于辞藻,要用平实语言来表达深意。

金天翮后以诗鸣世,被钱基博赞为:“才气横肆,极不喜所谓同光体,越世高谈,自开户牖。”钱仲联先生则称他为“诗界革命在江苏的一面大纛”。金天翮自己也说“余诗有律令,不趁韵,不咏物”,均是顾询虞的风格。

顾询虞长书法,金天翮偷偷模仿,认为极像,便盗用老师的落款“老询”,却被老师一眼看破,说:你的字像米芾,不像我。

从顾询虞学诗8年,又随钱词锷学文6年,但金天翮对八股文颇感厌倦,转向“经世之学”。据他的族弟金元宪说:“先生(指金天翮)于学,早岁亲纵横术,好擘剑驰马,高谈兵略,通习音律绘事,才气踔厉。”

金天翮曾精研治水之术,并乘小舟多次考察太湖水道,民国初年,太湖多水患,他曾上书建议五分太湖去水,可免淤塞,时人均以为荒谬,但试行后果然有效。

金天翮早年写过《孤根集》,从历史考证,到文学观念,乃至养蚕术,皆囊括其中。

出钱帮邹容出版《革命军》

金天翮“年十八,补县学官弟子员高等,府试获隽”,不久,他写的《长江赋》和《西北舆地图表》两文被江苏督学瞿鸿禨看到,瞿极表赞赏,1898年2月,他将金招入南菁书院学习,并任班长。

1898年5月,清政府举办特别科举,专招经济人才,瞿鸿禨推荐金天翮进京赴考,可金到京不久,恰逢“百日维新”失败,又改回八股取士,金天翮借口祖父患病,返乡办起私塾。到1902年3月,金又将私塾改为同川自治学社,是为“家乡新式学校的鼻祖”。

一边教书,一边研究元史,金天翮试图弥补陈邦瞻《元史记事本末》不足,书稿完成后,寄给已在军机处任职的“恩师”瞿鸿禨,没想到突生变动——慈禧向瞿鸿禨透露出对庆亲王奕劻的不满,没想到瞿竟透露给报馆,被《泰晤士报》刊载。慈禧大怒,将瞿免职。

经此波澜,瞿鸿禨将金天翮的原稿丢失,金早期最重要的学术著作从此无下文。

1902年4月,中国教育学会在上海成立,附有爱国学社,会长蔡元培特招金天翮来社工作,该社“重精神教育,而面授各学科,皆为锻炼精神,激发志气之助”。金带了柳亚子、蔡寅、陶亚魂3名学生同往,“是时,爱国学社几为国内唯一之革命机关矣”。

在学社里,金天翮和章太炎合用一间办公室,与邹容同住一间宿舍,和吴稚晖也是同事。

邹容刚写完《革命军》时,无钱出版,金天翮便拉柳亚子等人一起投资,该书面世后,轰动一时。

胡适鲁迅基本未超越《女界钟》

近代中国女权启蒙之父金天翮

1903年,因在《苏报》上痛骂光绪皇帝,在清政府的巨大压力下,租界工部局将章太炎、邹容投入监狱,金天翮前后奔走营救,出力极多。

上一篇: #p#分页标题#e# 两人住在一起之后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