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上空,国产高教机飞行表演画出“中国红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曾冒死上天解决战机隐

2021-11-21 18:00:06 文章来源:网络

11月14日

第17届迪拜国际航空展

在阿联酋迪拜正式开幕

中国航空工业登场亮相

国产高教机L-15

在迪拜上空画出“中国红”

记者还在现场体验了

L-15全任务飞行模拟器

L-15飞行表演来了

迪拜国际航空展昨天(14日)开幕,中国国产L-15高级教练机进行飞行表演。

伴随轰鸣声,L-15水平通场后垂直上升,直接斤斗后滚转,拉着红色彩烟从蓝天飞过,在迪拜上空画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

记者沉浸式体验L-15全任务飞行模拟器

在室外可以看到L-15进行飞行表演,在室内展区L-15全任务飞行模拟器还为观展者提供了高沉浸感和逼真度的飞行训练,它可模拟L-15飞机的飞行性能、操纵品质、座舱布局、系统逻辑、声音效果和特情响应等,是地面训练系统的系列设备之一,能够有效提高训练的军事效益和经济效益。

在现场,记者表示体验飞行模拟器的感觉非常真实,就像驾驶着一辆真机在天空中翱翔。L-15全任务飞行模拟器可以提供一对多、多对多的应对来自空中、地面威胁的作战场景,还能和空中的真机进行实时联网,共同训练。

室外静展区则以L-15高级教练机及其可携带的系列机载武器为主要展示对象,充分展现了L-15作为攻击机执行防空和对地攻击双重任务的能力。据了解,与国外的同类高级教练机相比,L-15整体上性能处于领先。

L-15教练机环境整体宽敞,搭载了与我国顶尖战斗机所匹配的座舱系统,面前有屏显会显示飞机姿态、导航信息等,飞行员通过在教练机舱内模拟作战,可以帮助他们尽快适应战斗机的操作流程。

据中航技进出口有限责任公司产品部副部长张卫真介绍,L-15飞机配备了非常先进的雷达系统,同时飞机本身也具备火控和武器管理系统,能搭载对空、对海和对地的多达3吨的武器装备,可以执行对地攻击的各项任务,所以也称其为攻击战斗教练机。

中国航空工业多机模型登场亮相

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室内外展台面积共500平方米,室内展区还有Y-9E运输机、Z-10ME武装直升机等模型。

Z-10ME是中国自主研制的第一种专用武装直升机,该机采用单旋翼带尾桨构型,窄机身串列式驾驶舱、后三点式起落架布局。具有优良的飞行性能、较高的战场生存力、多机空地信息化协同、连续、快速攻击多目标能力,可在全天候、复杂战场环境和野外保障条件下遂行多种作战任务,其综合作战效能与国外现役先进武装直升机相当。

Y-9E型运输机是在Y-9军用运输机基础上,为满足国外客户需求而研制的出口型战术运输机,可执行人员、装备和物资运输,完成协转、空投空降等战术任务,具有飞行距离远、货舱容积大、载货量多、装卸方便等特点,能适应高温、高原、高寒等各种恶劣环境,是一种安全可靠、性能优良的多用途运输机。

东方网·演兵场11月3日报道:据新华社消息,今天上午,2020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来自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的顾诵芬院士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大会主办方是这样评价他的,2020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顾诵芬,投入航空事业70年,他是享有盛誉的新中国飞机设计大师,领导设计了歼-8和歼-8Ⅱ等系列高空高速歼击机,为中国航空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

事实上,由于先后担任了两代歼-8飞机的总师工作,顾诵芬也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字——“歼-8之父”。相比于之前还简单处于模仿阶段的歼-5、歼-6和歼-7战机,而从歼-8战机开始中国战斗机就开始尝试研制“竞争机”,走向了一条自主创新之路。

让我们把时间的指针拨回上世纪六十年代,当时,歼-5、歼-6在飞行高度有所欠缺,而歼-7飞机则因升限留空时间短,高空高速性能差,高空安定性差等缺陷,难以胜任“扎紧高空篱笆”的任务。1963年7月,国防部第六研究院的一次技术报告会上,顾诵芬拿出了一款新型歼击机的设计报告,歼-8战机的序幕正式拉开了。

1965年5月17日,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罗瑞卿批准了歼-8项目。然而,仅仅几天之后,时任歼-8项目总师的黄志千带队去西欧购买飞机试飞测试设备,他们乘坐的飞机在埃及开罗上空失事。黄志千不幸罹难,年仅51岁。

图片说明:歼-8I 系列就像一个放大的米格-21

黄志千牺牲之后,顾诵芬与所内其他几名骨干临危受命,组成技术办公室接过了总设计师的重担,在此之前,他开始领导歼8飞机的气动设计工作。作为我国首款自主研发制造的战斗机,歼8的诞生充满了艰辛与坎坷,其中所累计的宝贵经验更为我国之后自行研制更先进的战机打下了深厚基础,而长达十年的试飞工作,就是整个征程中最漫长的一个过程。

1960年8月,0001架原型机按计划进行超音速飞行,但随着战机加速,飞机出现剧烈的纵向抖振,试飞只得暂时中止;当试飞员鹿鸣东驾驶0006号机进行跨声速试飞时,同样出现了突然侧滑、振动等问题。为此,48岁的顾诵芬不顾潜在的坠机风险,带着照相机和望远镜,坐上了由鹿鸣东驾驶的与歼-8伴飞的歼教-6。在万米高空,他忍着过载带来的身体不适,仔细观测高速飞行的歼-8后机身流场变化情况。

图片说明:战斗机后座上的顾诵芬

经过3个架次的飞行观察,顾诵芬终于摸清了症结所在,找到了通过尾部修形根治振动问题的方法。鹿鸣东曾回忆道:他当时已经年近50,体质文弱,但他瞒着家人,带着望远镜和照相机跟我一起飞了三次。每次飞下来,他都大汗淋漓。(因为黄志千就是逝于空难,顾诵芬便和夫人江泽菲有过一个约定:不再乘坐飞机。)

在航空工业沈阳所型号总设计师赵霞看来,顾老真的是拼命在干件事:“50多岁,战斗机一拐弯做一个盘旋就4个G(重力加速度)很正常,不是谁都能当飞行员。但是顾老爷子当时就顾不上那么多了,然后就坐了3次,实际对他身体绝对是一个非常大的一个挑战,真的是拿命在那儿干这个事业。”

图片说明:仍在服役的歼-8FR型战机

如果说,早期机头进气的歼-8还有米格-21的影子,和我们印象中“空中美男子”相去甚远。1984年6月12日,经过重大改进的歼-8II原型机首飞成功。歼-8II摒弃了早已落后的机头进气,前机身全部重新设计,换装了大尺寸雷达和两侧进气。

上一篇:美俄博弈持续,黑海会成全球能源战“主战场、南海,想搞什么事情?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商洛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